Pages

Tuesday, 20 June 2017

投稿:处理衣裤


跟内容无关的照片,只是一个宣传,记得来Like 我们经营的专页

Taiping Martial Art Center





新婚的时候买了一个大衣橱。妈妈以过来人的经验叫我们选最大的,除了放衣裤还可以放一些行李箱之类的杂物。要买大衣橱,免得以后没地方放才来后悔。想想也对,虽然现在只有我和太太两人,但以后如果有了孩子,空间可能就不够了。


果不其然,看起来很大的衣橱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已经不够位置放置衣服。孩子甚至都还没出世,衣裤却已经开始堆积如山。于是心血来潮把它给整理一下,整理衣服的当儿,顺便也算一算自己的衣裤到底有多少件。


答案令我有点惊讶,每天来去都是那几款衣裤的我,衣橱内竟然有超过三百五十件的衣裤。更夸张的是,有许多只是穿了不到三次,有些甚至放了整年年都没穿。就这么放在那里,等待最适合穿上的时机。


衣橱里那么多衣服,意思说平均每天换上四件,我可以穿着不同款式的衣裤接近三个月。对我而言,这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数目。因为我对穿着的要求不高,也对各类品牌没有什么敏感,是个鲜少购买衣服的人。偶尔衣服大减价,太太拉着我到超级市场选购,我也提不上兴趣。通常我买衣服都只是在新年前夕,一两套红彤彤的,买来讨个好兆头。


衣裤当中许多都是参与活动的时候“附送”而来的。比如每次马拉松比赛都会换回来一件运动背心,前阵子热衷于参与马拉松,换回来的运动背心已经十多件。在许多场合都不适合穿的运动背心只剩下沦为鸡肋的命运。


在想着怎么处理这些快生灰尘的衣服,为衣橱腾出一些空间。那些破旧的衣服,就丢了吧;那些不想再穿的衣服,捐给更需要的人吧;那些只穿过一两次的衣服,拿出来多穿几次吧!





一个进步许多的孩子


让心沉淀。清晰的心才能够看清楚自己。


一切都是最美好的安排。一切安好。


祝福自己。祝福所有人。


谢谢你。对不起。请原谅。我爱你。


XD

Sunday, 11 June 2017

祝Sherlina新婚快乐


祝幸福满满


时间:17年6月10日

地点:新山北京楼

事情:出席Sherlina婚礼


是我的话,出席婚礼最远就到吉隆坡,再南下真的力不从心了。想当年读书的时候,直下八个小时去新山的车程,真是坐到屁股都出烟。另外,也当考虑让自家好好安养腹中胎儿,出远路毕竟不太适合。


所以当我得知她要去新山的婚礼时,我阻止了好多次,建议她包个大红包就好。然而自家坚持要去,因为Sherlina是她最好的姐妹之一。在她坚持之下,我也不拂她意,陪伴她一同买火车票南下。


到了吉隆坡,我们转搭自家另外一个姐妹Patma的车。世界很小,她的男朋友Riyan竟然是我的师范同学。一同乘车南下,至少在路上有个可以聊天的伴,也可以随时让怀孕的自家停下休息。


在继续往南的路途上,我们参观了即将转型的学院。我很兴奋地在跟自家介绍我邋遢的宿舍和简陋的课室,还有那每天都不会缺席的草场,那可是我洒满汗水的地方,满满的回忆啊!



Sherlina 婚礼


感谢Sherlina在百忙中还抽空招待我们。婚礼上看到他们拍的许多照片,还有特地找了摄影师来编写他们开始到结婚的点点滴滴。相比之下,我可真没新郎那么浪漫。总觉得亏欠了自家,所以以后要更疼爱她才行。


最后,祝Sherlina和新郎能够白头偕老,永远幸福。早生贵子来跟我们的宝宝做兄弟姐妹。XD


p/s:当然不忘记谢谢招待我们的三舅一家人,谢谢自家老弟,谢谢Riyan等等。没有你们的话,我觉得路程会更累。XD



Maktab前留影


让心沉淀。清晰的心才能够看清楚自己。


一切都是最美好的安排。一切安好。


祝福自己。祝福Sherlina和新郎。


谢谢你。对不起。请原谅。我爱你。



XD 

Wednesday, 7 June 2017

领头羊的魄力



时间:17年6月7日

地点:Taiping Mall 

事情:海潮小聚


应德哥之邀,跟蔚乾大大和慧敏老师一起去喝下午茶。平时只有在练唱或者开会的时候才在一起,今天难得假期,总算可以出来谈天说地。酒逢知己千杯少,虽然我和他们的岁数相差了接近二十岁,但聊起来很合拍,丝毫不感觉有丝毫隔阂。


聊天中当然离不开海潮汇。海潮汇是个大家庭,矛盾当然会有些许,能够的话当然谁也不想开罪。大家都是潮哥潮姐兄弟姐妹啊。但如果因为不敢开罪而破了先例,难免就会让其他团员心生芥蒂。严重的话,就会导致内部产生不和谐而分裂。


现实中的团队无论内部和外部,都会面对许多挑战和困难。对外的挑战会比较容易处理,只要大家团结一致,事情就会迎刃而解。倒是内部引发出来的矛盾会比较棘手,有些甚至是朝夕相处的手足,大义灭亲谈何容易?


我想起了《海贼王》里面梅利号的故事。梅利号是一艘有灵性的船,路飞一伙乘搭着梅利号去了许多地方,甚至随着海流闯到天上。陪伴着船员们闯了不少难关,大家都很喜欢这艘仿佛有生命的船,尤其是乌索普。



路飞得知梅利号再也无法修复


然而到了一天,梅利号损坏了,长年累月的磨损使到梅利号已经到达不能修理的程度。船长路飞愿意用所有的钱来修理它,但船匠还是建议让伤了主要船架的梅利号就此退役。


这时草帽海贼团内部出现了不同的声音。深爱梅利号的乌索普坚决保留船只,即使他也知道船只目前的状况。但梅利号是他最心爱的人给船员们的礼物,里面承载着太多太多的回忆,他不舍得就此让梅利号长眠。


而路飞不同意。虽然路飞本身也很喜欢那条船,但身为船长的他得带领船员航向更远的路!船长有责任不让其他船员航海至一半的时候沉船。船长路飞跟乌索普不一样,摆在他面前的,只有换船这一条路。无可奈何,路飞跟乌索普进行了决斗。


的确,船长就应该有这样的魄力!乌索普没有错,因为他站在自己的角度看事情。但路飞身为领头羊,他的眼光就得放远一点。非常时机就应该当机立断,犹豫不决只会导致大家裹足不前,甚至集体走向荷兰。


凭这一点,我佩服蔚乾大大。身为领头羊的他很有魄力,在这方面把关很紧,即使可能会得罪人也在所不惜。每个人心里都想为海潮汇好。但路飞和乌索普的故事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启示。蔚乾大大像路飞,有时候他身为领头羊的高度,会比我们看得更远,也会比我们想得更多。


《海贼王》不单是一套漫画,里面承载着许多反映现实的道理。作者尾田知道,现实社会的团体中,总会面对一些矛盾。只有通过内部冲突的洗礼,大家才会才会更珍惜这殊胜的缘分,真正的走向稳健成熟。




每次看到肯定会哭的场景之一,再见梅利号!


让心沉淀。清晰的心才能够看清楚自己。


一切都是最美好的安排。一切安好。


祝福自己。祝福蔚乾大大。



谢谢你。对不起。请原谅。我爱你。



Friday, 2 June 2017

大雕伯伯






时间:17年5月27日

地点:和丰、怡保

事情:聚会唱歌



江沙诗歌朗诵比赛的时候,我介绍了大雕给德哥认识。他们应该是我部落格最常出现的人物。德哥问了他很想知道的问题:“为什么你叫大雕?男人被叫大雕,应该都是跟那话儿有关系。”


其实我也忘记为什么会叫他大雕了。当时候我跟大雕同一时间到岗位上报到,本以为会江沙小小,可以一起当室友。却没想到阴错阳差之下,我们去了江沙两端,一个靠近木歪的万浓,另一个去了和丰的叻沙。


不过去了两端,却无阻缘分让我们成为最好的兄弟。我们在一场乒乓裁判的培训营上还认识了另外一个也是很好玩的纪向。有个“向”字,所以叫他“大象”。我头很大,就叫“大头”。大雕那话儿多大没人懂,不过为了配合,也就被我们成为“大雕”了。


于是我们把自己封成江沙三“大”帅——大象,大雕,大头。


***



大雕很喜欢唱歌。很久没有三兄弟一起唱K了,所以趁大雕刚考完试,就相约去怡保唱歌。也顺道去他的家,看看他的大女儿和小女儿。大女儿很像他,得知我们要去怡保却没带上她,她哭得稀里哗啦的。人家说是前世情人,看起来还蛮真的。


去到怡保K歌。跟以前一样,还是喜欢唱一些要喊爆歌声的曲子。以前我还能够陪他爆炸,现在声带却有点跟不上他的节奏。只是配合着哼着一两首曲子。为了折扣,我仨还献上了我们处女作的现场录唱,唱了一首《笨小孩》。乱唱一通,竟然还有近300个点击。


前世情人不停地在催大雕回家,回到和丰,大雕带妻小出来用餐。他竟然教孩子称呼我们为:“大象伯伯”和“大头叔叔”。虽然有点怪叔叔的感觉,不过总比叫Uncle好。Uncle就听起来就是七老八十的样子。


临走前,送了我一些婴儿用品。以前曾经听过一句话:“年轻的时候不会想要孩子,但当你三十岁之后,你会发现,有一个跟你流着同样的血的小孩,那感觉应该超棒的。”我开始憧憬。


代孩子:“谢谢大雕伯伯的礼物。





让心沉淀。清晰的心才能够看清楚自己。


一切都是最美好的安排。一切安好。


祝福自己。祝福大雕。


谢谢你。对不起。请原谅。我爱你。


XD

Tuesday, 30 May 2017

家里入蛇



等待消防员的当儿


把徐老师送回二校之后,才拖着疲惫的身心回到家去。打算冲个凉才返回学校,为李雅妮老师庆贺她的退休仪式。今天二校拿了诗歌朗诵冠军,应该是李雅妮老师最好的退休礼物。


把电门打开后,妮妮却没有像往常那样跑来迎接我。贝贝也一样,平时他会向我摇尾巴,今天却只是背对着我,看着储放东西的地方。家里二犬平日也会抓一些老鼠蟑螂,我也不以为意。


可是当我定眼一看,才发现两只狗对着的,是一条黑色的东西。心里隐约感觉到一丝不妥,趋前一看,原来是一条黑得发亮的眼镜蛇。只见它昂首而起,颈部往两边扩张,虽然没有吐信,但看了依然令人不寒而栗。


所幸的是毒蛇的尾巴已经被狗受伤了,四周血迹斑斑,怵目惊心。妮妮跟毒蛇保持一定的距离,可是贝贝却还呆在毒蛇附近,踏步不肯离开。我一边喊着自家让她打给消防局,一边死命硬拉把贝贝给拉出来。


老爸要自己把蛇打死,但我怕破船还有三寸钉,虽然毒蛇受伤了,但是如果困兽之斗戏啊反扑一口那可有得好受,还是等经验老道的消防员来处理会比较好。于是老爸拿起重物,压在毒蛇身上,不让它溜开。


还以为消防员会坐消防车轰轰烈烈地来,可是等了二十分钟来的却只是一辆货车。六个轻装的人拿了一支抓蛇的铁杆,一拉一夹就轻易地将蛇抓走。临走前,我问他是什么蛇?多长?答曰:两米长的黑色眼镜蛇(Black Cobra


我担心家里两只狗被蛇咬伤,就带了它们去看兽医。老天保佑,它们都没事。爸爸常说,养狗很麻烦,尤其是在旅行的时候。以后不要养狗了,装CCTV就好。这次两只狗很霸气地争了一口气:



CCTV不会抓蛇。”





学生送给李雅妮老师最好的礼物


让心沉淀。清晰的心才能够看清楚自己。


一切都是最美好的安排。一切安好。


祝福自己。祝福贝贝妮妮。


谢谢你。对不起。请原谅。我爱你。

Wednesday, 24 May 2017

书法:《莲花坞》




日日采莲去,州长多暮归
弄篙莫溅水,畏湿红莲衣



月前,蔡老师还问我要不要接手他的画室。他年纪也越来越大了,现在也开始少收学生。现在的小学生也的确难搞,很多都不是因为自己有兴趣,而是父母有兴趣才被逼来学的。可想而知,这种强迫性的很难让学生自主地去学习。


我婉拒了。虽然我很想,但是我觉得自己的功夫还不到家。还有许多字,是自己还掌握不好的。尤其是笔画少的字,更是能看出自己的功力还不到家。我还想跟蔡老师学习。等有一天蔡老师退休了,或许才会考虑背上这个重担,把文化传承下去吧。


有些重担,是要承担的。不然以后写书法的人越来越少,文化就慢慢失传了。


p/s:蔡老师的画室前几天被烧。致电慰问,有需要帮忙的话,随传随到。


让心沉淀。清晰的心才能够看清楚自己。


一切都是最美好的安排。一切安好。


祝福自己。祝福蔡老师。


谢谢你。对不起。请原谅。我爱你。


XD

Saturday, 13 May 2017

SPU槟城跆拳道自由搏击赛


几个获奖的小瓜



时间:17年5月6日

地点:Kepala Batas Dewan Millenium

事情:SPU Penang Taekwondo Championship




回家梳洗一番后,就带了十多个拳馆的学生去槟城参加跆拳道比赛。为了让学生隔天不需要抹黑起床,我们选择到那里先过夜。学生第一次“离家出走”都很兴奋,我却深感责任重大。毕竟带学生到外头过夜,还真是头一回。


隔天早上来到了偌大的体育馆以武会友。这一次的自由搏击比赛是全国性质的,共有七百多人参与。第一次会见闻名的Jay Ganesh,算起来,他是我的同门师兄。现在他的教法比较倾向于搏击,而我们则略显保守。



来自各地的选手,以武会友


赛场很大。学生每个回合只有两分钟。跆拳道有许多规则,十四岁以下的学生只可以踢身体部位,为保险起见不能踢头。然而我们带来的几个学生都比较斯文,跟其他如狼似虎的对手对打会略显吃力。


这也是因为我们鲜少竞技。以往我学跆拳道,教练都不带我们外出比赛。华人子弟越来越少,宠成个个都是宝。现在许多父母让孩子学跆拳道,只是为了强身健体,而不是为了竞技。于是,我们闭门造车,少了外出,都变成了井底之蛙。


所以我跟拍档Anna商量好,就算亏本也要带我们的学生去参加比赛。我们必须让他们见见世面,让他们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一次我们是做亏本生意,只收每个学生二十令吉的车马费,却要贴上一晚的住宿和一些零碎钱。





拿个牌,也拿个经验


庆幸的是,我们不负众望,带回来几个奖牌,总算有个交代。辛苦了两天,花了一些钱,但值得!因为这一次的比赛,学生和我们都获益良多。至少有了经验,知道应该怎么去对打。


做什么运动也好,受伤是难免的,但我相信结了疤的伤口会更强壮。我们会尽量小心不让孩子受伤,但不应该把害怕受伤拿来当不出赛的借口。以后,我相信我们还会攀上更高峰。



出外过夜,他们都很兴奋


让心沉淀。清晰的心才能够看清楚自己。


一切都是最美好的安排。一切安好。


祝福自己。祝福所有学生。


谢谢你。对不起。请原谅。我爱你。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