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Wednesday, 16 August 2017

膝盖受伤阴影



坐轮椅了



已经接近一个月了,却还是常常在半夜睡着被噩梦吓醒而直冒冷汗。走路现在虽然已经没问题,但只要轻微地摇摆自己的右脚,依然感觉到丝丝疼痛。闭上眼睛想继续睡眠,耳朵却不自由主地响起那清脆的——“碰砼”一声。


(说真的,那声音真是夸张。。。)


揩了脸上些许的汗,坐起身来,膝盖受伤的阴影却依然笼罩。发生意外的那一天,我追着飞往角落的羽毛球,脚步快速地往右角移动。然而身体移动了,球鞋却贴在地面无法动弹,于是膝盖承受不住身体的压力,整个人就倒地不起。


紧闭着双眼抱着右腿,像搁浅的船无法动弹,只能等待队友求援。队友帮忙拉直右腿,“卡啦”一声,歪打正着地把脱臼的膝盖弄了回去。冷汗直冒,那疼痛钻入了心底最深处。队友说,明天可能会肿到像两个膝盖那么大。


进了医院照X光,还做了更详细的磁力共振(MRI)。这仪器像隧道,需要独自躺在里面四十五分钟。懊悔在孤独中慢慢浮现,孩子快要出世了,我却让怀着孕的自家担心。如果那天我没去新球场打球,那就不会发生意外了。只能轻叹了一声,谁能料到意外的发生?



第一次MRI

报告结果并不乐观,前十字韧带(ACL)和半月板都有撕裂的迹象。前十字韧带很小,然而却是膝盖最重要的地方。走路或许不成问题,但蹲上蹲下就会有一些麻烦。医生严肃的声音和认真的表情,虽然暂时不需要动手术,但我以为可以平安无事的事情却突然变得可大可小。


观察期需要两三个月。如果之后发现还会有腿突然软塌的现象,即使能跑能跳也要动手术。上网找了手术费用,需要大概二十千。然而这还不在考虑范围内,毕竟有医药卡可以做靠山。怕的是手术之后有后遗症,据朋友说换过一条韧带的手术,可能导致长短腿。


希望老天保佑我,让膝盖有惊无险,安然无恙度过这两个月观察期。保佑膝盖快点好起来,让我可以早日摆脱膝盖受伤的阴影。




三十年一次生日


p/s:说些开心的事情吧,冲冲喜。话说我是闰六月出世的,所以前天是我三十年来第一次过农历生日,二月二十九日四年一次相比起来弱爆了。多谢大雕大象和苹果姐从大老远的地方下来帮我庆祝生日。

Friday, 4 August 2017

信神


龙飘飘

“龙飘飘的演唱会,你要去听吗?”朋友给了老妈子几张票,让她去听演唱会。我这才反应过来,龙飘飘和凤飞飞不是同一个人,前几年病逝的是凤飞飞。据说两人是同一个时期的人,唱新年歌都很出名。


我不去这演唱会,只是告诉老妈子: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果不其然,免费演唱会的后面,原来是为了传教。信者得永生的口号伴随着龙飘飘美妙的歌声,在演唱会后竟然有十数人愿意随龙飘飘入教。其中一个还是我的亲戚。


想起大学时期,有一天在逛街的时候,路边好几个人在丢东西。以为他们在吵架,却原来是把陶瓷作的神像狠狠地摔在地上,口头上辱骂着这个拜了几十年的拿督公:“你这可恶魔鬼,给我走开!”


看着那人欲斩草除根的眼神,我突然分辩不出到底谁是魔鬼。



换了样子,你又知道谁是什么宗教的吗?


印度影星阿米罕演了许多好看的电影,其中一部是探讨宗教的PK。故事里面讲了一个深入我心的道理。主角说:如果你的真神,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厉害,那为什么万能的“他”不把全世界的人变成同样一个宗教?如此一来我们就不需要操心要拜哪一个神了。信徒也省工啊,不用到处传教。


故事中,主角把世界上的神分成两种。一种是:“把”人类创造出来的,另外一种是:“被”人类创造出来的。“被”人类创造出来的神分成上百个宗教,而每个宗教都说自己是唯一真理,到底谁对谁错?或许我们到死了也还弄不懂。


所以主角选择相信“把”人类创造出来的神。神是存在的,这个万能的神不止创造人,还创造出一整个宇宙。因此思考之后,你会发现如此万能的神怎么可能会要比沙尘还小的人类来捍卫他,信仰他,依赖他,崇拜他,赞美他?


电影带给我很大的震撼。我信万能的神,那个“把”人类创造出来的神。但我更相信因果。坏人做尽坏事,只要信神就能够升天堂。也太便宜坏人了吧?我始终相信:善果,需要自己用心栽种才会有所收获;恶报,即使万能的真神也无法帮你承担。



宗教只是一个寄托。你相信你的宗教不是坏事,但别把他人的宗教说得邪教似的。写了很久,才发现根本写不完关于宗教的事,而且许多又觉得很敏感。 “道可道,非常道。” 老祖宗的话是最有智慧的,还是以道德经老子的话来做总结吧!




特别的树,竟然合成一个拱形


让心沉淀。清晰的心才能够看清楚自己。


一切都是最美好的安排。一切安好。


祝福自己。祝福所有人。


谢谢你。对不起。请原谅。我爱你。


XD